关于深刻记忆

随着年龄的增大,琐事的纷扰,记忆力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天天也没有记啥,属于记了就忘了,忘了又重新记忆,好像乐趣烦恼只属于那一刻。但不知为什么,我记忆深处总能清晰的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场景,那一人,那一物,那一场,那一幕。

老家距家不远处有条小河沟 ,河中间修着高低的石桥,桥下面有小孔,石桥挨着岸边有个小缺口,流水很急,过去只能淌水。小时候大家洗被子洗窗帘洗大件衣裳都是在这里来洗,那时候总感觉那个那个缺口好危险,像是深渊,过去不得,看着大人走过去,就觉得很神奇,像是走过了一条长长的生命线,现在去看那个小河沟,那个缺口不过只要一两米宽,水也很少。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觉得世界万物在眼里都是大大的,让人敬畏。

严格来说,我爷爷奶奶还算是封建思想的现实表现,奶奶从我出生就不曾抱过我,哄过我,小时候感情很淡,现在感情是那样深深浅浅。记忆中我爷爷还算是爱笑,很瘦,满脸褶皱。总是端着一个大碗坐在领居家的院子里,大家一起吃饭聊天,那个记忆很浅了,不过有点模糊的印象。爷爷在我五岁时去世,那年是1997年,可是关于他去世是得了什么癌,去世来了哪些人,等等。。我好想没啥印象,就算我妈给我讲了N遍我还是又忘了,但是下葬的那天我却深深地记得。那个时间还不实行火化尸体,怎么去到那个下葬地点我也不记得了,只记得棺材放进之前挖好的地方,再放着一个类似床单大小的布,我们全部一起磕头,就让我们走了,记忆很短,确深深浮现很多次。

家里还是老房子(土房子)的时候,大门的门槛特别高,应该有50cm高,那时候小小的我一直都是趴着门槛每天进出门,感觉每天还没出门都要“翻山越海”,大门进去就是所谓的堂屋,左边摆着一个红色立式的电视柜,里面放着一个黑白电视,黑白电视旁边有个左右摇摆的旧电扇,还耷拉着头,夏天就一直呼呼的转着。到了2002年,家里开始修新房,高门槛也就没有了。

小学的时候放学了经常路上嬉戏打闹,我记得在一个公路的转弯处有个小山坡,现在去看来得有78四度倾斜的样子,山坡上种了很多松树柏树各种树,密密麻麻的,我和小伙伴们(现在真不记得跟哪些小伙伴了)放学了很多小娃儿就在那个坡上互相追赶,竟然大家没有一个摔跤的,现在想来胆子真大,大家互相在树间跑来跑去的影子依然存在脑海里。有些事,小孩子的世界就觉得很简单,长大了却觉得危险,可怕,甚至不可思议。好奇怪。

其实还有很多忽闪而过的记忆,不长却深刻,有些事情记忆的死死的,最后却忘得干净。回忆教会了我妈珍惜当下,努力生活。任何回忆应该都是给我们寻找答案的,我们需要记忆去确认自己的身份,或许就是这样子吧。
timg.jpg

本站采用「署名 4.0 国际(CC BY 4.0)」创作共享协议,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及链接。

Tags: none

文章翻页

头像
游客
发表评论
  1.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
    阿嫩阿嫩绿的刚发芽 滑稽.png